欢迎光临四川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新湖期货IPO:多家神秘客商“催肥”利润 零和博弈定律下道德风险狂飙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IPO再融资组/钟文

在A股资本市场上,有许多民营企业“资本系”,如中植系、明天系、万向系、杉杉系、新湖系等。这些资本系的实控人通常比较低调,有的低调到不参加任何媒体活动,如新湖系的舵手黄伟。

1959年出生的黄伟,祖籍浙江瑞安,从温州师专毕业后教了几年书。据悉,黄伟离开体制后,通过倒卖股票认购证获利约800万元,积累了第一桶资本金,随后在“3.27国债”事件中获利7.5亿元,真正成为潜伏在水下的“资本大鳄”。

据《2020胡润百富榜》,黄伟、李萍夫妇的身价高达320亿元人民币。目前,黄伟通过“新湖系”实际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包括新湖中宝湘财股份,参股的公司包括大智慧等。

此外,黄伟计划将旗下的新湖期货推至A股主板。但受制于期货业务的性质,新湖期货历史上的利润波动非常大,如公司2019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只有0.18亿元,那年登陆A股主板的希望几乎为0。

2020年和2021年,新湖期货的净利润连续激增,重要原因是风险管理业务带来了巨额的利润。但公司风险管理业务的客商中,有的供应商“查无此人”,名称接近的显示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多家刚成立不久的客商对公司购销额就高达2、3亿元,但参保人数为0,实缴资本为0,疑似空壳并进行“自买自卖”;还有两个大客户的注册地址曾仅有百米之遥……

通过风险管理业务增厚利润,如果仅涉及资本运作还有情可原,关键是新湖期货的风险管理业务被客户多次投诉,如被指推荐高于客户承受能力的产品,以低额保证金和高回报包装累计产品、隐瞒产品风险,违反保密义务等。

在零和博弈守恒的总原则下,新湖期货在通过风险管理业务增厚公司利润的同时,是否会冒着职业道德风险给其他客户带来更大的风险敞口?

IPO前夕利润连续激增  

招股书显示,新湖期货的主营业务是期货经纪业务、期货投资咨询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并通过全资子公司新湖瑞丰开展风险管理业务。

新湖期货称,中国期货市场受到经济发展状况、宏观经济政策、利率和汇率波动及国内外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和证券市场行情等多种因素影响,具有较强不确定性。其中,经纪业务高度依赖外部环境和市场行情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公司近两年主打的风险管理业务,需要极高的专业能力及利用较大的杠杆,一旦公司对价格偏离判断错误或者出现流动性不足、客户违约等情况,公司业绩受到的影响也较大。

期货业务的不确定特征在财报上的体现是业绩大幅波动。2019—2021年、2022年上半年,新湖期货分别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0.18亿元、0.73亿元、1.66亿元、0.5亿元,2020年和2021年的增速分别高达217.3%、115.23%。

值得注意的是,新湖期货IPO前夕的净利润激增,并不是靠依赖行情的经纪业务,而主要是靠着对专业性和流动性有着更高要求的风险管理业务。

招股书显示,新湖期货2020年和2021年的风险管理业务营业利润分别为0.37亿元、1.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8亿元、0.9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26%、233.21%,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36.36%、55.46%。

新成立的相邻“空壳”客商通过新湖瑞丰买卖 某前五供应商“查无此人”

招股书显示,新湖期货的风险管理业务又具体分为基差贸易业务、做市业务、场外衍生品业务等。其中,基差贸易贡献了绝大部分收入。

基差贸易是指公司在与客户进行现货交易的同时,判断不同基差的偏离,再对市场趋势予以分析后,通过利用期货、场外衍生品等工具对冲风险,以获取风险较低、期现结合收益的业务。基差贸易是现货和期货两个市场高度融合的一种贸易方式,根据两个市场的波动不同,通过对基差强弱的判断获取基差变化带来的收益。

在收入大幅增长背后,新湖期货基差贸易主要大客户和供应商存在着诸多蹊跷,如2022年上半年第四大供应商上海夯实商贸有限公司,在国家工商信息系统及天眼查等多家商业化企业查询系统中,都没有发现该公司的登记信息。

天眼查显示,接近“上海夯实商贸有限公司”名称的一家公司是“上海夯试商贸有限公司”(夯试商贸),但夯实商贸已经因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被监管部门吊销营业执照。

再如公司基差贸易业务2020年度第二大供应商酝启(舟山)物产有限公司(下称“酝启舟山”),成立于2018年8月, 在成立两年后就成为新湖期货基差贸易业务的前五大供应商,2020年度对新湖期货的销售额为2.92亿元,接近3亿元。

来源:天眼查来源:天眼查

但天眼查显示,酝启舟山成立三年多后的今天,实缴资本为0,参保人数为0,一个疑似“空壳”的公司如何采购如此巨额的商品?

新湖期货基差贸易业务的大客户中也有诸多蹊跷,如2019年第二大客户金联创博普(舟山)物产有限公司(下称“舟山博普”),也成立于2018年8月,成立次年就从新湖期货采购了2.75亿元的货物。同样,舟山博普成立三年多来一直还是零实缴资本,零参保人数,同样像是一家“空壳”公司。

来源:天眼查来源:天眼查

值得关注的是,酝启舟山和舟山博普注册地址相邻,并受同一家股东控制,两家关联方“空壳”公司通过新湖期货进行买卖也颇为有趣。最简单的质疑是,自己能办的事,为何要让新湖期货中间赚取“差价”?

监管部门问询到,公司现货交易中是否存在发行人与同一交易对象同时买卖同一规模商品的情形,是否构成融资行为,如何进行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

有律师认为,部分风险管理公司开展的所谓基差贸易,名为基差贸易实为贸易融资:贸易商通过风险管理公司买卖合同履约付款借入款项,并在约定的还款期到来后回购货物,或通过指定第三方回购货物,中间的合同差价便是风险管理公司的融资收益。从根本上看,风险管理公司开展贸易融资背离了风险管理业务的本质。

颇值一提的是,新湖期货基差贸易业务2021年度第二大客户江苏麦谷特贸易有限公司(麦谷特)和句容安蒂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安蒂诺)也曾是相隔百米的“邻居”,两家公司当年为新湖期货贡献的营收分别为4.21亿元、3.37亿元。

天眼查显示,麦谷特的注册地址为常州市新北区府琛花园1幢501室,安蒂诺在2018年7月之前的地址是常州市新北区府琛商务广场2幢819室,两栋楼之间的距离仅有一百多米。

零和博弈守恒定律下的职业道德风险

部分企业表示,期货公司的基差贸易业务,可以将原本零和博弈的买卖双方整合起来,共同对价格进行研判,实现买卖双方的共赢。

但期货公司做基差贸易业务,也是凭借比散户具备全面精准的信息优势,在期现两个市场间套利。只要在期货、期权等市场上进行多空操作,期货公司仍摆脱不了风险收益框架下的零和博弈守恒定律,通俗讲就是有盈必有亏。

值得关注的是,新湖期货的风险管理业务不仅包括基差贸易业务,还包括做市业务、场外衍生品业务等,且都是由新湖期货全资子公司新湖瑞丰进行。因此,新湖期货及新湖瑞丰是否会通过相对弱势的客户为公司增利,这需要很多方面的约束。

新湖期货称:公司建立了严格的信息隔离制度(防火墙设置),各业务板块具备独立的办公场所、独立的业务人员、独立的管理汇报条线,不存在各类业务混同经营、人员兼职、岗位重叠等情况。

尽管新湖期货在公司层面已经具备形式上的隔离制度,但新湖瑞丰(风险管理业务)各细分业务之间(如基差贸易和场外衍生品业务)是否能够有效隔离,还需要有职业道德的约束。

招股书显示,新湖瑞丰屡因风险管理业务遭投诉,仅2021年下半年就有6项重要投诉,涉及公司没有尽职调查,且推荐高于投资者承受能力的产品;以低额保证金和高回报包装累计期权产品、隐瞒产品风险;后期交易过程中没有与投资者签署交易确认书,且提供的仓位数据不明确;交易过程中单方面违约,当市场大幅下跌时,擅自更改保证金制度和持仓浮亏结算方式,恶意逼迫客户砍仓;违反保密义务;借新湖瑞丰名义与客户开展期货交易等内容。

新湖期货及新湖瑞丰对上述投诉一一进行了否认,坚称业务合法合规。

其中,新湖期货对“新湖瑞丰名义与客户开展期货交易”虽予以了否认,但缺乏力度,没有针对投诉客户的质疑展开正面回应。

来源:招股书来源:招股书

据媒体报道,新湖瑞丰客户许磊称,其在新湖瑞丰进行数量巨大的期货经纪业务,所有交易新湖瑞丰均表示已经成交,并根据交易数据收取手续费、保证金、计算权益。但是,新湖瑞丰不具备期货经纪业务,其完成经纪业务必须通过母公司新湖期货进行。举报者要求新湖期货和新湖瑞丰出示包括场内席位水单、新湖瑞丰将举报人交易指令下达给新湖期货场内席位的后台记录,以及反馈给新湖瑞丰成交回报和新湖瑞丰自营团队在相同期间的交易记录在内的相关证据。

而新湖期货及新湖瑞丰的回复都是“经营合法合规”等话术,没有给出有力的证据反驳。

如果上述客户举报内容属实,新湖期货和新湖瑞丰之间是否有业务混同,防火墙隔离是否有效都有待考证。更重要的是,在零和博弈的框架下,新湖瑞丰的现货交易和新湖期货的期货交易,是否存在着利益输送及损害投资者利益的行为。

事实上,新湖瑞丰曾因在风险管理业务存在较大缺陷,被中期协出具《约见高管谈话通知书》,中期协要求新湖瑞丰总经理于其指定时间接受警示谈话。

此外,因在投资者适当性、资产管理业务和从业人员管理方面存在较大缺陷,新湖期货也被中期协出具《约见高管谈话通知书》,中期协要求公司董事长、首席风险官于其指定时间接受警示谈话。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四川新闻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3 by 四川新闻资讯网 sc.bjdshi.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关注我们: